六元不加糖

走路要夸张!做人要膨胀!(๑˃̵ᴗ˂̵)و

【留白】(萧平旌x顾南衣)陌上谁家少年

原视频指路: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5572623

一定要点开看啊,剪的超级有感觉

文笔不好,写不出视频的好…


【一】


春寒料峭,早春薄寒侵人肌骨,春天雨丝风片,更添了一丝寒意。


山云雾缭绕,湖水犹如明玉清澈见底,此番美景可称得上是仙境。可立于岸边手牵竹马的少年郎,好像是没心思去欣赏这沁心的美景了。


萧平旌两眼时不时的往身后飘,不远的树林之下站着一个身着月白色劲装少年,手臂环于胸前抱剑,头戴斗笠,微微侧头盯着自己眼前的这一尺三寸地,树木苍翠挺拔,时不时有惊鸟飞过,不比那美景差。


这好看是好看,却跟了萧平旌一路,萧平旌大抵猜到了这少年是谁,但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测,还是开了口。


“从赣州营到现在,你跟我一直前后脚走着,不会告诉我是巧合吧。”


萧平旌盯着这少年半天也没听见他答话,便又张口询问。


“我说你不会想一直跟着我到大同府吧?”


少年简单明了的一句话让萧平旌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要保护你。”


大哥派人来保自己安全,的确是关心自己的安危,不是不领情,可自己都成年了,大哥竟然还不信自己,着实有点丢面子。


萧平旌一路骑马奔走,这人竟然还能保持刚好的距离跟上自己,定是个高手,怕是甩不掉了。萧平旌虽无奈却也没在说什么。


天色将晚,俩人一前一后找了家客栈,萧平旌好心,要了两间房,出了客栈去打点自己的行李,看那少年站在一旁,想要叫他去休息,才想起来忘了问名字“你叫什么名字?”


“顾南衣。”


他声音冷冷的,萧平旌看不见他斗笠之下的表情,心话这人不好相处。


“顾南衣,今天就先歇下吧,明天再走,房间在二楼第二间。”萧平旌说完便拿着行李进了客栈,顾南衣后脚也跟了进去。


萧平旌起了个大早,天还刚蒙蒙亮,吃过早饭,收拾好行李,便去马厩牵马出来。


顾南衣刚好出客栈,就看见萧平旌站在马侧侍弄着马鞍。感觉脚步声靠近,便抬头去看,顾南衣从客栈出来,摘了斗笠,可算是看见长什么样了。


顾南衣肤如凝脂,一张脸虽小巧的精致却棱角分明不失英气,浓黑的剑眉下一双桃花眼,却泛着清冷,右眼尾如墨点上的一颗泪痣,打破了清冷气,高挺的鼻梁下一张薄唇。萧平旌一瞬的入了迷,但很快回了神,嘴角微挑,露出一小节虎牙,“早。”


顾南衣点了点头算数回应了。“走吧。”萧平旌翻身上马后,又指了指旁边的另一匹马,我找店家又买了一匹马,你也省点劲儿。”


顾南衣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匹白马拴在树上,顾南衣道了声鞋便也上了马和萧平旌一同赶路。


【二】


回到长林王府,顾南衣坐在桌案前习着医术,萧平旌盘腿坐在顾南衣一旁,拖着腮帮子朝顾南衣挤眉弄眼,这人软硬不吃,打认识后就这一个表情从没变过,琢磨不透他的心思。正想着鬼点子,就听见萧元启满院子喊自己,萧平旌起身站在门口朝他招了招手,萧元启左看右瞧,一看见萧平旌便朝他大步走去,“我这一听你回来了,赶着来找你,这个季节的鱼虾正肥,咱俩抓些回来吃。”萧元启看见屋里的顾南衣,“南衣兄也一起啊。”


顾南衣没抬头也没说话,继续研究着手中的医术。


“好啊,不瞒你们说,我在琅琊山上有个绰号,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萧元启看看顾南衣又看看萧平旌摇了摇头,“不知道。”


“人称寒潭小神龙。”萧平旌似是得意的看向顾南衣,斜倚在门框边的萧元启笑得发抖。“你笑什么笑。”萧平旌啧了一声,立马去拍萧元启,错过了顾南衣上挑的嘴角。


“我不笑我不笑,尾巴呢?”萧元启一遍说着不笑一边看他身后是不是真长出了尾巴。


两人推搡着,萧平旌侧了侧头去瞧顾南衣,就看见了他嘴角还没消下去的笑意,立马住了手,悄声的去问萧元启,“哎,他刚是不是笑了。”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去看顾南衣,他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萧平旌倏地窜到顾南衣身边,“你笑了,我还以为你不会笑呢。”顾南衣不理他,看医书的头埋的更深了。


只是看了半天也还是那几行字。


【三】


顾南衣还是跟着去了,就当是身为保镖的职责,怀抱萧平旌的衣服,站在船上,盯着水面,萧平旌潜下去有一会儿了,真是不枉“寒潭小神龙”这个称号。


水面咕噜噜冒了几个泡,萧平旌的手伸出水面扒住了船边,惹得整个船身晃了晃,整个人也撑着劲趴在了胳膊上,抬头看顾南衣,他见顾南衣盯着他,轻笑了一声,“你看起来性子冷淡,其实心软,我怕潜下去时间长了,你担心怎么办。”


萧平旌的虎牙晃的顾南衣眼疼,一句心软,差点让顾南衣卸了防露出难以启齿的小心思。扔了怀里的衣服在一旁,转了眼珠不去看他


“找打。”


顾南衣觉得自己有些奇怪…


【四】


觉得自己奇怪的还有另一个,萧平旌有和顾南衣一起赏月的这个想法的时候自己都愣了,但很快便认清了这种感情,一想到顾南衣的身影就欣然接受了这种感情。


“怎么样?月华如水最是难得,晚上一起去赏个月吧。”萧平旌用自以为深情的眼神盯着顾南衣。


顾南衣手里正剥着核桃,连头也不抬,“不去。”萧平旌没想到顾南衣拒绝的那么快,愣了一下立马又去追问,“为什么?”


“太丑了。”


顾南衣回答的不平不淡,语气却冷的都结了冰,伤了萧平旌的心,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萧平旌还正没闹明白自己到底哪丑了,就被大哥派去打探夜秦人一事。萧平旌一身夜行衣潜入府邸,微微撑在走廊之上,却还是被屋内的人察觉到了,一盏茶杯打破窗棂纸朝萧平旌掷来,还好萧平旌身手不错,倏地闪开,茶盏碰上柱子后四分五裂,屋里的人持剑破门而出,利剑直直的朝萧平旌刺去,萧平旌闪身跳上了房梁,那人紧追不舍,步步紧逼,一剑刺下,萧平旌抬剑去挡,却还是被划伤了手臂,顾南衣手持弓箭,站在一旁宅邸的廊下,眼看萧平旌就要招架不住了,一只箭飞快的朝那人射去,那人用剑去挡,就听见一声,“走!”萧平旌已经被人救走了。


顾南衣带着萧平旌回到长林府,回到房间关了门,立马转身去探萧平旌的伤,“你已经受伤了。”


“没事。”


萧平旌头一次看见顾南衣着急的模样,还是为自己着急,心里窃喜,觉得这伤没白受。


说着没事,还是乖乖的让顾南衣上了药。


【五】


“母亲不在,长嫂为尊,不管是哪家的姑娘,肯定要你先相得中才是。”


“我还真相中了一个。”蒙浅雪说的这人正是以前母亲定下的旧婚约,林奚。


顾南衣本来是向萧平章汇报萧平旌受伤一事,听到的却是萧平章和蒙浅雪在商量萧平旌的终身大事。终是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六】


“这桩旧日婚约,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萧平章整理着萧平旌的衣领,想要知道弟弟是怎么想的。


“我能怎么想,自我记事起母亲就告诉我,有一个女孩,对我是与众不同的,是理应我去照顾保护的。”萧平旌撇了撇嘴,“根本就没得挑啊。”他本是想应付大哥两句,日后在跟那女孩讲清楚自己真正的心意,顺理成章。


不曾想让来找他的顾南衣听见了,便想起那日萧平旌去见的那个女孩,一股的无名火涌上心头,差点带着他那点心意一齐喷发出来。最终还是自己愤愤的回了屋。顾南衣不善表达,什么事都在心里憋着。他浑浑噩噩的,歪倒在了榻上,一滴泪顺着脸颊流下,落在衣服上,心也凉了大半。


顾南衣小时候跟着师傅习武在怎么吃苦,都从没哭过。没想到现在却为了本应女孩子家家矫情的事流了泪,伤了心,可他就是觉得憋屈。


【七】


我对你,早就已经丢盔卸甲。


【八】


顾南衣收拾好行李,在书案上留了封信,便去找了林奚姑娘,“这是我师傅让我背下的医书,我全部都写下来了。”顾南衣想起那日萧平旌受的伤,怎么也放心不下,便连夜抄了医书给林溪。


“你这是何意?”


“往后请照顾好平旌。”


林奚瞪大了眼睛,这些日子的相处,萧平旌十句有九句离不开顾南衣,多少也知道了萧平旌对顾南衣是什么样的感情。可没想到顾南衣也……


【九】


萧平旌再去找顾南衣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他了,只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一封信。


“已离去,勿念。”


信上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萧平旌慌了神。出了顾南衣的屋门,就看见林奚坐在正厅,想去问,一低头瞧见了桌案上的医书,他认得出那是顾南衣的字。


“你为什么,我以为你懂我的。”萧平旌急了。


“他做了他的选择,我做了我的决定。”林奚扭过头去看他,“而你,别无选择。”


林奚是喜欢萧平旌的,可她也知道,自己是留不住他的。


正欲走出门的萧平旌就听见身后的林奚哽咽的声音。


“对不起。”


萧平旌没有回头去看她,跑着出了长林府。顾南衣肯定还没走远。萧平旌自己定了定心,上马一路猛追。


【十】


顾南衣心里难受,顾南衣坐在马车边上,双手扶着剑柄杵在地上。


他舍不得萧平旌。不甘就这样离开。顾南衣生平只对这一个人动了心,而这个人却是没得选。他想把自己满腔的爱意全部讲给萧平旌,顾南衣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性格多让人讨厌。


梦长君不知啊


萧平旌追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顾南衣坐在马车边独自后悔。


“南衣。”


顾南衣以为自己想他想到出了幻听,顺着声音望过去,就看见萧平旌下了马朝自己跑来,他猛地一下站起来,看着眼前不切实际的人。


“所以我才说,还是江湖悠远,舒服自在。”萧平旌眼含笑意,看着眼前呆愣愣的人。


“红尘自有波澜,将来未必能一世安稳。”


梦长君已知


“你去哪我去哪。”


【十一】


此后归隐山林,携手走天涯。


这一生,陪你从青丝一路到白发,莫不静好。



【留白】玉堂春 番外

霍震霄x戏子白

ooc

bug

文笔渣

完结篇在这👉http://huaitehate.lofter.com/post/1eb3fdd8_12cf61af8


为了满足某位老师的愿望,番外里的丫头终于拥有了姓名 @_迟此无喻 

这是一个无脑狗血的又沙雕的小番外,大家看个乐吧👇




🌺


把一棵树丛林子一路抬到一处大宅院,定是要引起旁人注意的,何况还是一棵正长的叶茂花艳的上好玉兰树,更惹眼的是跟在后面霍家的车,不过感兴趣的大多都是姑娘人家,一个个都正嫉妒着到底是谁家的姑娘,能让霍大少爷这样费力的去讨好。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队伍居然在戏班子租的宅院门口停了下来,霍震霄下了车,推开了宅门,抬树的小伙子迈脚往里走。他们更没想到的是,霍大少爷看上的不是戏班子的那群女戏子,看上的却是白敬亭。真是让大家伙儿好一个吃惊,但没有一个人敢去对霍大少爷的事说三道四。


可这人跟人不一样,总是有那么突出的一个人,还就真有不知到自己几斤几两的,什么事都得参活参活,插上那么一脚。这不,就有那么个自以为是个人物的,非要去挑战霍大少爷的底线。


霍震霄因为这天家中突然有人来访,便被母亲留下,派了人去通知白敬亭不能去听戏的原因,还惹得白敬亭表面不以为然地扔下一句“不来就不来怎么还特点找个人通知我。”其实心里得意的不行,自己还真是被霍震霄好好的在意的。“哎呦呦,这霍大少爷还真是把白哥放了心尖上了。”白敬亭正得意着,丫头就打趣儿起他来,白敬亭一抓桌上用来上妆的笔就朝着丫头丢了过去,“用你多嘴。”丫头马闪开躲开了白敬亭扔过来的笔,朝他吐了吐舌头一溜烟的跑出去打点戏台布置了。


扮上妆后一上场,第一眼就看了看霍震霄每次都坐的那个位置,即使知道他没有来,还是下意识的去瞧。这一瞧那个位置还真坐了个人,不过这人定不是霍震霄,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看客,便没多想。这一场戏下来,这个普通的看客便知道了什么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这是白敬亭在这戏院演出以来,第二次在门口被人堵了,他都纳闷这戏院门口难道是什么天时地利人和都极好的良地吗,怎么就他被堵呢。


“白先生,可有时间陪我吃个饭。”嘿!这人还真是不要脸的很,还陪你吃个饭,就算天时地利都有了,可这人和上哪找去。白敬亭一看这人,尖嘴猴腮,嬉皮笑脸,厌恶的白敬亭很不得上去给他来上两拳,给他重新摆摆这五官。


白敬亭正想着怎么不失了风度又能拒绝他的说词,就听见了霍震霄的声音“白先生是没有时间了,我倒是有时间陪您吃一顿,您看行吗!”霍震霄家中客人一走,就赶忙往戏院去,想着还能赶上白敬亭下戏,这一来就看见了这一出。霍震霄语气不善,听得这人一哆嗦,但这人不知是从哪来的胆,竟然挺直了腰看向了霍震霄,“霍少爷,我现在是找这位白先生陪,您还真不行。”这话一出,霍震霄眼底暗了暗,看的那人又一哆嗦,不敢再出了声“你也配得上敬亭陪。”这话音一落,不知从哪就走出来了两人,驾着那人就往车上塞,路旁围观的人三三两两,一看是这人不识好歹惹了霍家,没一人上去劝,便都散了。那人还挣扎着,嘴里还净是些不好听的话,那两人其中一个捂住他的嘴,生怕污了霍少爷和白先生的耳朵。


“走吧,敬亭。”霍震霄看向白敬亭,抬手等着白敬亭过来。白敬亭笑了笑,没有像平常避着人害羞,向前走了两步把手搭了上去。两人便朝着宅院的方向走去了。



END.



(下面是一个话痨想要说的话,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什么,不想要看的小伙伴可以直接略过啦。)

到这篇番外为止,《玉堂春》就算是正式完结了,这是连载的第一个长篇,肯定是有不足的,剧情也是有不严谨的,完结篇的结局很草率的结束了,也是我考虑不周。虽然留白的圈子冷,但是我却和大家一样喜爱着,所以之后也会继续努力弥补不足和不严谨的剧情,会考虑的更周全。一开始写这个梗,完全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但没想发出来还有这么多人喜爱,也看到了大家的评论和鼓励,真的很开心,我真的很喜欢看到大家评论,很暖心。最后,能得到大家的的喜爱,真的很满足了。

之后还有一个想要发出来的文,是b站一个up剪的视频,真的很好看,所以想要写成文章的形式,正在挣得up的同意,而且还没开始写,打算一发完,所以时间会长一些,这期间应该会更一两个短打。请大家多耐心的等等我吧。我爱你们(灬ºωº灬)♡


【留白】玉堂春7

霍震霄x戏子白

ooc

bug

文笔渣

上一篇在这👉http://huaitehate.lofter.com/post/1eb3fdd8_12cf6018d


瞎写的,大家凑活看吧👇


🌺


白敬亭每场戏霍震霄还是都会去听,闲来无事霍震霄就粘着白敬亭打情骂俏。可好日子总是过不长久的,帝国主义总是让人讨厌的,上海遭了殃,处处都是愤怒的,天津也掀起了热热烈烈的反帝国运动,一下子打破现在惬意的生活。霍震霄自然也参与其中。


本来就是在天津暂住表演的陈师傅,忙带着徒弟们逃离,生怕惹上事,要是真惹上了,想走都走不了了。


“霍震霄!你还在家里干什么呢?”霍震霄本在家里想着总会有解决帝国主义的法子,就听着陈峥咣的开了门,大吵大嚷的走进来,还没来得及问出什么事了,陈峥就又开了口“这陈师傅的戏班子都准备走了,你怎么还在这呢?”一听这话,霍震霄连发愣都来不及,从椅子背上抓起西装外套就往外跑。他得快去见到白敬亭。


当他站在宅院门口的时候,金锁头紧紧的挂在门闩上。白敬亭没有为他停留,霍震霄也没有来得及拥住他,从此各自珍重,天各一方,心持所爱,皆为彼此。(大误!不会虐啦!)


“你可是想好了?”陈师傅坐在正厅之上抿了口茶,似是还不确定的问着白敬亭。“是,徒儿想好了,徒儿要留下来。”白敬亭再次铿锵有力的回答这个问了许多遍的问题。陈师傅自然知道他是为了谁要留下的,“既然这样,师傅便不再问了,这是你自己的人生,只要你幸福快乐,就去按着自己的想法来吧,以后如有什么不妥,尽可回来。”打小的养育教导,师傅徒儿自然都是不舍的。“师傅,徒儿现在就有事要求,您既要走,不如把您那摇椅留下来给徒儿当个念想呗。”“嘿,好小子,你打小就垫着师傅这摇椅,还不忘呢。”这摇椅可是用上好的藤做成的,白敬亭可是打小就瞧上了,小时候看见师傅在躺了摇椅上惬意的很,他也新鲜的不行,求了多少次师傅都没给,今儿个可逮着机会了。这次陈师傅没有在拒绝,这摇椅遍留了下来摆在院子里那棵玉兰树下。


本是在街上探着敌方的陈峥,忽的看见陈师傅带着徒弟,大包袱小包袱偷着走了。赶了忙慌的就往霍家跑。霍震霄最近忙的没时间去找白敬亭,想的很,想着赶紧忙完,就可以见到心心念念的白敬亭,可没想到几天不见得来的却是陈师傅走了的消息。霍震霄现在正站在宅院门口,大门紧闭着,却没有上锁,霍震霄突然有些不敢去推开这扇门,他怕看不见白敬亭,他怕宅院里空落落的,他怕再也看不见白敬亭在院子里练早已熟的不能再熟的基本功,他怕再也看不见那棵玉兰树下的白敬亭。可他必须要见到他,抬手微微推开门来,抬脚进了宅门,走过影壁,入了垂花门,心里的害怕瞬间烟消云散,白敬亭就好好的在那棵玉兰树下,只不过这次是躺了摇椅上了,折扇挡在脸上遮着从玉兰花透过来的阳光,摇椅旁摆着一张小桌,茶碗摆在上面,茶香顺着虚掩的茶盖儿飘出来,恣意得很。


“敬亭。”霍震霄失声叫了名字。白敬亭抬手掀开来折扇,直起身子坐在摇椅上去瞧声音的来源,霍震霄正慢慢的朝着自己走过来。“你忙完了吗,我这两天想着你肯定是为帝国主义的事在犯愁,也就没找人去打扰你。”白敬亭不自然的解释着,手里折扇也不自然的扇了扇。


霍震霄走到白敬亭面前,忽的一扑抱住了白敬亭,霍震霄压着白敬亭向后都倒去,摇椅一没了着力点,立马跟着两人的动作也向后倒去,惹得白敬亭惊呼出声,左手忙去抓旁边儿的小桌,好歹能稳住些。“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摇椅差点儿可就仰过去了!”即使摇椅稳住了白敬亭心还是在突突的跳,不知是真被吓着了还是因为身上的人。


“敬亭…”霍震霄压在他身上,脑袋窝在白敬亭的颈窝里蹭来蹭去,似是撒娇一样,蹭的白敬亭痒痒。白敬亭有些嘲笑的意味“真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霍大少爷竟然这么爱撒娇。”“怕!我当然怕!我怕你走了,我怕再也见不到你。”霍震霄闷闷的抱怨着,声音似是有些颤抖。白敬亭笑了笑双手摸上了他的后背,一下一下捋着霍震霄的后背似是安慰,“我这不是没走,我这不是在等你来找我吗。”“嗯,我来找你了,你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这话听着有些孩子气,却惹的白敬亭心里温暖一片。


“等这些事全部都消停下来,我就过来和你一起住在这院子里,你一个人也孤单。”“谁说是一个人了,这不还有我吗。你们俩在我面前注意点。”丫头的声音从走廊传来,两个人还抱在摇椅上,霍震霄抬眼去瞧,就看见丫头抱着一摞衣物往一旁的厢房走,又扭头看白敬亭,等着答案。“这丫头打小跟我练起来的,非说和我有个照应,就没走。”白敬亭说完就去推霍震霄从自己身上起来。这一下没推开,又接着说,“那我就等着你过来一起住。”霍震霄像是听见想要的,便笑着起了身,小虎牙也高兴的跑出来。


好日子长不长久,要看怎么过,跟谁过了。帝国主义终是被打败了,天津又和平常一样热闹,霍震霄还是每场白敬亭的戏都会去听,两个人住在一起后也不用来回跑的去想念。白敬亭每天在院子里的基本功霍震霄也不会腻的每次都看得入迷。闲来无事便是打打闹闹,这一生一次的相遇,一生只够爱的一个人,从此笑语喧哗,只陪你一人共白头。

只是苦了这丫头晚上要睡不好觉了。



END.



到这里就已经完结啦,没想到连载了还挺长的。

本来想多更两章的,居然这一下都给更了。

之后还会有一个小番外,大家多留意一下吧。

一想到留白,心里就甜蜜蜜的!大家开心鸭!

不好看求别骂,爱你们。(Ọ v Ọ)

【留白】玉堂春6

霍震霄x戏子白

ooc

bug

文笔渣

上一篇在这👉http://huaitehate.lofter.com/post/1eb3fdd8_12cf437cb

瞎写的,凑合看看吧👇



🌺


自打表完了心意,霍震霄有两天没去听戏了,弄的白敬亭唱戏的时候都心不在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白敬亭倔得很,怎么也不承认自己动了心。这天在院子里白敬亭正练着基本功,就听见院子外吵吵嚷嚷的,正抬脚出门去瞧瞧,就差点被入了门的树杈子怼了脸,连忙跳开。有个小伙子瞧见了立马点头哈腰“不好意思,白先生。”白敬亭这还没反应过来,几个小伙子就抬着树进了院子,开始卸砖挖坑。白敬亭也先不管怎么回事儿了,连忙去阻止。就听见院子门口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这是送你的玉兰,我专门找人挑了最好的,你会喜欢吗?”


白敬亭听了这话,才得空仔细的去瞧这棵树,是棵玉兰,花开的粉嫩嫩的,树干挺拔,一看就是专心栽培的好树。“这玉兰栽在院子里,你瞧着也高兴。”这人怎么这样,什么事情都是自作主张,总是打得白敬亭措不及防。


霍震霄说着,就去牵他的手,白敬亭下意识躲了躲,不知是要避着点人还是因为害羞。霍震霄觉得好笑,硬是去拉他的手,白敬亭没躲开,也就任他牵着了。


“咱们这是在一起了,对吗?”霍震霄虽然是这么问着白敬亭的,却自信的很。“谁说的,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白敬亭怎么也不承认。“这亲都亲了,自然是当你答应了,怎么,难道说白先生能随便让人亲的吗。”白敬亭被他说的哑口无言。霍震霄坏笑的要去搂他的腰,往自己怀里带,“嗯?怎么不说了?”白敬亭半天也没憋出句话来,忙去推搡着,可劲儿却比不上霍震霄,他见推也推不开,便也不去费那个力气了。不情不愿的被抱着,手却不知觉的环上了霍震霄的后背。


只有你,当然只有你一个人能亲。他可真是迷了心窍。



TBC.



本来已经打好了的,结果手贱全删了,又重新敲了一遍😭

不好看求别骂(Ọ v Ọ)

下一篇在这👉http://huaitehate.lofter.com/post/1eb3fdd8_12cf61af8

【留白】玉堂春5

霍震霄x戏子白

ooc

bug

文笔渣

上一篇在这👉http://huaitehate.lofter.com/post/1eb3fdd8_12cf14c68


瞎写的,凑活看看吧👇




🌺


白敬亭现在坐在车上,还在纳闷着昨个儿怎么就迷糊的答应了霍震霄,就听见霍震霄的声音从身旁传来“到了。”


两人下了车,入眼的便是一片树林,往里走去,便可以在地上看见粉嫩的花瓣,依稀可以闻见花的幽香。“是玉兰花  ”白敬亭动动鼻子,立马闻出是什么香。果然,普通的树木一一变少,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大片粉色的玉兰树,朵朵花都灿烂多资,花型俏丽。“你怎的知道我喜欢玉兰?”白敬亭显然是开心的,两眼顾盼神飞,眼尾的泪痣更是生动不已。“你的一切我的知道。”霍震霄侧头瞧得移不开眼睛,仿佛这一生的温柔都在这一眼中。


“好啊,你查我。”白敬亭感觉到炙热的眼神盯着自己,向前走了两步转过身来也看着霍震霄,霍震霄的眼睛随着他也移过去。


身后的玉兰花树衬的白敬亭更是风流蕴藉,宛如画中人让人着迷,怎一个美字就了得。


“昨天你说我怎么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去追求理想。”霍震霄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回答了一个白敬亭随口一问的事。“现在我告诉你,你就是我想要追求的理想。”这句话坚定的不可违抗,坚定的白敬亭都下了一跳,他看的出来霍震霄是认真的。“说,说什么胡话你…”白敬亭舜的挪开了眼,他是不敢再盯着他看了,惹得他的脸烫的不行。


“这不是胡话,我知道你也清楚这不是hut话。”白敬亭扭着头不去理他,他当然知道他不是胡说,可这也……白敬亭正想着,身前突然有阴影遮了过来,霍震霄牵起他的手,白敬亭吓了一跳,慌乱抬起头,就觉得嘴上一片柔软。霍震霄蹭蹭他的嘴唇,含糊的说“你是清楚的。”


又是同一个凳子,同一个姿势,同样发着愣,同样的水果,旁边儿坐着同一个丫头。白敬亭打小就被师傅夸聪明,做什么事也都稳重,可遇到霍震霄之后,白敬亭觉得他这辈子的傻劲儿都栽了他身上了。霍震霄送他回来的时候,又被偷了香儿,自己竟然也没有躲开,真是奇了怪了。


丫头一副看穿世间万物的眼神盯着他。白哥真是被人下了迷药了,无药可救的那种。



TBC.




不好看求别骂(Ọ v Ọ)

下一篇在这👉http://huaitehate.lofter.com/post/1eb3fdd8_12cf6018d



【留白】玉堂春4

霍震霄x戏子白

ooc

bug 

文笔渣



上一篇在这👉http://huaitehate.lofter.com/post/1eb3fdd8_12cf07020


凑活看看吧,瞎写的…


🌺

一路无言,到了酒楼,两人径直的上楼去了包间,等着点好的菜上桌,两个人默契的都没有说话,除了窗外有孩童在嬉闹就是俩人抿着喝茶的声音。白敬亭着实有些尴尬,抬眼去瞧坐在对面的霍震霄,倒是一脸的镇静,一口一口的品着茶,好似能从茶里品出什么一样来,白敬亭忍不下这样沉默,先开口说了话“霍先生怎么天天有空来听戏。像你这个年纪的都忙着追逐自己的理想的。”


“不必客气,叫我震霄就好。而且我也不是谁的戏都听,只有空去听你的戏。”霍震霄放下茶碗抬起头直直的盯着他


还真不客气,一上来就说出了让人脸红的话,白敬亭也没有心思去管他为什么没有回答第二个问题。幸好这个时候菜上来了,白敬亭连忙挪开眼神“菜上来了,快吃饭吧。”


霍震霄看他有些慌张的样儿,有些得意,微不可查的笑了笑。菜上来后,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过话,就连霍震霄送白敬亭回宅院都是默契配合。


当两人面对面站在宅院门口时,白敬亭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来表示谢意。刚要张口就听见霍震霄说“明天我还会去听你唱戏,戏完之后带你去个地方。”站在他对面的霍震霄被宅院门口上挂的灯笼映的眼睛微微泛着明亮的光,看着白敬亭的眼神深情的要着火,嘴角微微上扬,漾起好看的角度。


霍大少爷这张脸吃香的很,女孩子们可都为之疯狂,可他白敬亭怎么也看着入了迷,鬼迷心窍的应了声好。


等他坐到自己屋里的凳子上时,还是一愣一愣的,小丫头端着水果走进来,“白哥,你这去吃个饭怎么回来都傻了。”丫头见他两眼无神,以为发生了什么。“可能是今天吃的饭被人下了迷药,魔怔了。”白敬亭看也没看她,呆愣愣的“我看也是,你看你真是吃傻了。“嘿,怎么跟你师哥说话了!”白敬亭才反应过来丫头没大没小的说自己傻,抬手敲了她脑袋,丫头哎呦一声悻悻地跑着出去了。


留下白敬亭一人在屋里接着发愣,真是被人下了迷药了。


TBC.


会尽快更

不好看求别骂。

下一篇👉http://huaitehate.lofter.com/post/1eb3fdd8_12cf437cb


【留白】玉堂春3

霍震霄x戏子白

ooc

文笔渣

有bug


这回唱了京剧,设定是什么都会唱都会唱,总之很nb,不要吐槽( •́ ᗜ •̀)


上一篇在这👉http://huaitehate.lofter.com/post/1eb3fdd8_12cee8e81


瞎写的👇





🌺


今个儿唱了出新戏《樊江关》选段,说是唱,其实戏词也没几句,这一段全凭耍花枪的功夫来满足观众,霍震霄光是看着这人就满足了,哪顾得上花枪功夫扎不扎实。




白敬亭穿蟒扎靠,头戴四尺长翎,手舞花枪,不知是有意无意,花枪落下的点直直的冲着霍震霄,两人眼神一对上,白敬亭立马撇了开来继续耍着花枪。




这一枪当真不偏不倚的刺中了霍震霄的心,眼神跟着舞枪的动作缠缠绵绵。




“白先生,可否赏个脸一起吃顿饭。”白敬亭卸了妆着要回师傅租的院子,就在门口被霍震霄堵了个正着。面前这人一身棉织深色中山装,整个人更显的英气挺拔,五官更是棱角分明,一笑露出小小的虎牙,如沐春风温暖的很。




“这位先生不自我介绍下吗?”白敬亭当然知道他是谁,可就是想听他自己说出名字。霍震霄觉着每场戏都来听白敬亭已经眼熟自己了,看来是没有,有点小失落,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满脸笑意。


“霍震霄,看我每场戏都来听的份上一起吃顿饭,我请。”耍花枪是个累功夫,现在确实是有点饿了,一听有人请,自然是跟着去了的。




霍大少爷猜准了人会跟着自己走,便坐了自家车来。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车。




TBC.



会尽快更的!

不好看求别骂(Ọ v Ọ)

大家周末愉快

下一篇在这👉http://huaitehate.lofter.com/post/1eb3fdd8_12cf14c68

【留白】玉堂春2

应该是AU吧

霍震霄x戏子白

前一篇在这👉http://huaitehate.lofter.com/post/1eb3fdd8_12cebf22c

ooc我的!

bug多!

文笔渣!


瞎写的,大家凑合看看吧👇



🌺

“这唱戏的呀姓白,名叫白敬亭,是最近刚来天津演出的戏班子陈师傅的最出色学生。”陈峥讲完自己打探来的情报后抿了口茶,苦涩芳香,陈峥砸吧了下嘴。


“白敬亭”霍震霄又细细的念了一遍这名字“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确是个好名字。”


“不过他们也在这待不长,陈师傅带着他们来演出就是要让他们历练历练的,过阵子还得回去。”


“回去?回哪去?陈师傅他们可以回去,这白敬亭是不回去了,我是不能让他回去的!”

“嘿,这平常有唱戏的你是半眼都不瞧的,今个儿是怎么了?瞧上他了?”本是玩笑话,可这杯茶都喝完了,也没见着霍震霄和他打趣儿这玩笑话。


“我去!你来真的?!”


“我什么时候来过假的。”


嘴里苦涩茶香浓郁的陈峥脑袋都要掀了盖喽。


“白哥白哥…”这一声声叫的,差点让正上着妆的白敬亭描歪了眉。“一惊一乍的,怎么了这是”只见一小丫头蹬蹬的跑到白敬亭身边,大口喘着气话都说不利索“那…那…那个什么大少爷又来听戏了…”

白敬亭专注描着眉,习惯了一样“来就来呗,不过这霍大少爷当真是够闲的。”





TBC.




深夜激情敲文…

我真的很短小……

下一篇也会尽快的!

不好看求别骂(Ọ v Ọ)

下一篇在这👉http://huaitehate.lofter.com/post/1eb3fdd8_12cf07020

【留白】玉堂春1

霍震霄x戏子白

这应该是AU吧

私设有

ooc是我的

bug很大

文笔很渣!

大家凑合看看吧,瞎写的!

我是个话痨,不要嫌我烦。👇




🌺

霍震霄近日闲来无事,硬是被母亲拉着陪去看戏了。霍震霄也就当着是消磨时间便陪着去了。




这一去可出了事儿了,霍大少爷的魂儿被勾着走了!勾了魂儿的可不是什么妖精,而是这台上唱着《花为媒-照凌花》的‘张五可’




“这‘张五可’扮得漂亮唱的好,却是个男子扮上的。唱出这戏来别有一番风味。”霍夫人头一次见自己儿子看戏看的如此认真,便跟他讲起这‘张五可’是谁扮的。




“好一个俊俏的女子呀”‘张五可’用目瞅,从铜镜里上下仔细打量这位闺阁女流。“头上的青丝发乌光闪耀,插一枝红玫瑰紧压着鬓梢,面似芙蓉,眉如新月耳如元宝……”张五可耳戴着八宝点翠叫的什么赤金钩。上身穿的本是红绣衫,匝金边又把云字扣,周围是万字不到头,还有个狮子节带滚绣球。




可这人在霍大少爷心里头连最为俊俏的‘五姑娘’都比不上!这人眼睛可真是清水明眸,所谓‘眼明正似琉璃瓶,心荡秋水横波清’右眼眼尾的泪痣更是惊艳这张脸。




“妈,我看上他了!”


正认真看戏的霍夫人听旁边儿子开了口。真新鲜儿子什么时候爱看戏了,才觉出来这话的味儿不对劲。转过头来满眼的震惊“啊?!”




TBC.




我会尽快更的!

不好看求别骂(Ọ v Ọ)

下一篇在这👉http://huaitehate.lofter.com/post/1eb3fdd8_12cee8e81


【留白】破法子

记一次小日常♡

第一篇文献给留白

私设:俩人同居中…

文笔真的很渣!

严重ooc属于我!

ps:切勿!上升!真人!

        决对不可以🙅‍♂️


废话很多。不要嫌我烦…







❄️

寒冬腊月,在这样寒冷的冬天被阳光温暖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可此时的白敬亭却没有这样美妙的心情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季节让白敬亭上了火


他正盘腿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柔软的抱枕,左手捂着腮帮子,右手拿着遥控,电视里传来球赛解说员激昂的声音。




是的,白敬亭上火了,罪魁祸首正是他最爱的火锅。那天吃完火锅从店里出来,寒风一下子吹了个精神抖擞,把他的火全吹了头上去了。导致现在牙花肿了起来。




“牙还疼啊?”


刘昊然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问了一句。白敬亭委屈的应了一声。




刘昊然坐到他身边,伸手把他的脸掰过来冲着自己。白敬亭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刘昊然双手掰开白敬亭的嘴。左瞧瞧又看看的,能看出个花儿来。大拇指轻轻滑过白敬亭的后牙花,惹得白敬亭斯了口凉气,更疼了。




“是挺肿的。”“要不……去看看牙医吧?”




白敬亭一听这话,立马抓住扒着自己嘴的那双手。含糊不清的说“不去!这辈子都不可能去看牙医!”




“那有什么法子?这药喝了也不见效果。”


这正促头着了,刘昊然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我记得有个法子,受了伤舔一舔好的快。”




“啊?这算什么……唔……”这话还没说完。刘昊然的大头就凑了过来,堵住了白敬亭的嘴,他的手还没有从他的嘴上拿开,轻而易举的舌头就进了他的口腔。白敬亭抓着他的手又紧了紧。白敬亭红肿的后牙花被温柔的舔舐,仿佛真的起了作用,没那么疼了。




两个人的头分开后,刘昊然边笑说着我去给你倒杯水边往厨房走。


留下白敬亭坐在沙发上发愣。等他回过神来,脸也跟着红了起来。一头栽在腿上的抱枕。嘟囔着“这是什么破法子啊!”




心情和他的后牙花一样,好像也没有那么郁闷了。




刘昊然连哄带拽的把人拖着去看了牙医。


白敬亭拗不过。只好认命的跟着去。



牙医真的很恐怖!!n







不好看求别骂(Ọ v Ọ)